梵克雅宝展于成都从1910年代末至1970年代的典藏胸针

法国殿堂级珠宝腕表世家梵克雅宝VCA(Van Cleef&Arpels),于2017年11月1日至12月3日期间,在成都国际金融中心隆重举办“Art of Clip诗意百年·胸针艺术”展。

世家从1910 年代末期至1970年代的典藏系列中,甄选呈现84件别针与胸针作品,探索20世纪装饰艺术与时尚演进,并展现梵克雅宝VCA(Van Cleef & Arpels)的历史传承。

梵克雅宝VCA(Van Cleef & Arpels)的传承典藏总监Catherine Cariou表示:“我希望参观者能够感受到梵克雅宝VCA(Van Cleef & Arpels)的浪漫诗意并沉浸其中,同时深入了解高级珠宝的精湛工艺、历史和艺术,尤其是胸针,它自1920年代起就是世家最具代表性的珠宝作品。”

数十年来,世家的美誉已传遍世界各地,诞生了一系列独具代表性的作品与特色,如:1968年推出的Alhambra®长项链;为宝石注入丰沛情感的Pierres de Caractère™“个性宝石”,以及工作坊中被誉为Mains d'Or™“黄金之手”的工匠们,以精湛工艺淬炼出使人醉心的梵克雅宝VCA(Van Cleef & Arpels)珠宝与腕表系列。

  “胸针是礼服的彩妆”

所谓别针,是仅有单一针脚;而胸针则有两支针脚。这些兼具使用功能性的珠宝不仅是其所处时代工艺发展进程的体现,同时也展现出珠宝与时俱进的制作技术的多样面貌。因此,这些作品能与装饰艺术、抽象艺术、东方主义、欧普艺术等所有艺术运动相呼应,并成为东西方艺术发展的印记。

胸针能点睛整体的穿搭风格。以不同方式佩戴胸针时,不仅能为服饰增添华丽细节,也可展现佩戴者在时尚与社会变迁的过程中所呈现出的独特个性。胸针通常佩戴在靠近胸口的位置,或别在定制服饰的衣领上,以点缀礼服。此外,胸针亦能佩戴在腰带或别在Minaudière™百宝匣锁扣上,或更大胆地用于装饰鞋子与发鬓。

这些为人所熟知的作品往往蕴含着拥有者满溢的情感,因此,淑女们不但会佩戴它,且会精心保存,并传承给自己的女儿。

1910年代-1920年代影响

装饰艺术风格诞生于1920年代,此名称源自1925年在巴黎举行的“国际装饰艺术及现代工艺博览会(Exposition Internationale des Arts Décoratifs et Industriels Modernes)”。此年代有许多创作深受东方风格的影响。世家亦以遥远文明与异国情调为灵感,创作出多件镶嵌有凸圆蛋面切割与雕刻宝石的胸针,这是1920年代典型的印度珠宝样式。

回首当时,国际博览会展出众多陶瓷、丝绸、青铜制品和其它令人惊叹之作,大大激发了梵克雅宝VCA(Van Cleef & Arpels)的创造力。这股异国情调流行热潮在1931年巴黎举办的“国际殖民地博览会(Exposition coloniale international)”上达到巅峰。展览吸引了数百万的访客,世家的展区展示出一件名为Chapeau Chinois的黄K金珠宝套件,灵感源自于亚洲稻农耕种时所戴的斗笠,令参观者无不为之着迷,当时这件卓越非凡的作品更荣获博览会的Grand Prix大奖。

其它充满异国风情的作品亦风靡了整个欧洲:深受埃及法老王图坦卡门墓穴发现的影响,装饰艺术掀起一股埃及风格热潮;同时来自印度大公的珍宝则令芳登广场的珠宝工匠为之神迷。梵克雅宝VCA(Van Cleef & Arpels)也醉心于印度珠宝的绚丽色彩和设计之中。

这枚梵克雅宝VCA(Van Cleef & Arpels)Egyptian inspired别针创作于1924年,设计灵感源自于1920年代盛行的古埃及艺术。1922年卡尔纳冯伯爵(Lord Carnarvon)发现图坦卡门陵墓,这一事件激起了世家的浓厚兴趣,于1922至1925年间创作出一系列相关主题的作品。梵克雅宝VCA(Van Cleef & Arpels)深受此埃及考古发现的影响,将莲花、圣甲虫、象形文字、狮身人面像、献祭与音乐场景等形象运用到珠宝创作中。埃及风格的作品多数为胸针或手镯,就像这枚色彩丰富的宝石别针。镶有弧面尖锥型祖母绿、蓝宝石、红宝石和钉镶钻石,以及线条分明的缟玛瑙。埃及风格珠宝十分罕见,广受鉴赏家与收藏家的喜爱。

1930年代

如果1920年代是花卉与动物造型作品盛行的时代,那么1930年代则孕育了以高级定制时装为灵感的胸针作品。从文艺复兴到19世纪的许多画作中,常描绘着法国国王与王后佩戴模仿纺织品样貌的珠宝。正是这些代表独特法国优雅风姿的形象,自梵克雅宝VCA(Van Cleef & Arpels)创立伊始,便不断启迪着世家的创作。由极具时装风格的丝带、涡螺、卷轴、扇子或蝴蝶结勾勒出镶满钻石的精美胸针,有时候更以红宝石或蓝宝石增添画龙点睛的效果。由于是使用铂金镶嵌设计而成,因此显得相对轻盈,能佩戴在单薄细致的布料上,深受身着高定晚礼服的女性的青睐。

1930年代是世家创造力高涨的繁盛时期,开创了数项技艺上的革新。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便是在1933年注册的专利技术:隐密式镶嵌法(Mystery Set™),这一隐藏金属镶爪的革命性技术使珍贵宝石更显剔透华彩。

隐密式镶嵌法(Mystery Set)一直是梵克雅宝VCA(Van Cleef & Arpels)卓越工艺的典范。其秘诀是在精心打造的金属网格上,镶嵌经过特别切割的珍贵宝石。红宝石是最常采用的宝石,亦有祖母绿和蓝宝石。经过无数工时的切割与镶嵌后,宝石完美覆盖珠宝表面,绽放华丽动人的璀璨光芒。世家精心研究发展多项隐密式镶嵌工艺——Traditional Mystery Set隐密式镶嵌法,让珠宝作品镶座不外漏,尽显宝石美态;Navette Mystery Set隐密式镶嵌法,缔造三维效果;Vitrail Mystery Set隐密式镶嵌法充分展现宝石的通透美感——呈现宝石最优雅瑰丽的一面。这些工艺技术完美呈现宝石迷人的斑斓色彩、高雅魅力和优美的律动。

著名的Chrysanthemum胸针创作于1937年,是梵克雅宝VCA(Van Cleef & Arpels)1930年代最受瞩目的艺术杰作之一。这件作品在两方面完美地体现世家的工艺精髓:典雅的花卉是世家自创立以来的核心主题,而其采用的隐密式镶嵌法则成为梵克雅宝VCA(Van Cleef & Arpels)的隽永象征。

Minaudière百宝匣

1933年,梵克雅宝VCA(Van Cleef & Arpels)还创造出精巧雅致、适合晚宴及日常使用的Minaudière百宝匣,其也是世家最具代表性的标志设计之一。百宝匣以珍贵材质打造而成,拥有多格空间设计,可完美收纳时尚淑女的必备配件,有时候更配备了可作为胸针佩戴的饰扣。

The Passe Partout

到了1935年前后,梵克雅宝VCA(Van Cleef & Arpels)的设计风格亦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发生变化:白K金与铂金至上的时代已进尾声,黄K金以完美适合昼夜不同场合的优势,声势浩大地重返时尚界。

1938年,世家创作出Passe Partout万用珠宝,使之成为首个可转换多种佩戴方式的典范珠宝设计。此件作品的主要创新在于两枚花卉胸针下的金属轨道系统,使柔软灵活的黄K金蛇链能自由滑动,且此件珠宝能随意转变成蝴蝶结项链、颈圈项链、长项链、手链或腰带。两枚花朵皆镶有红宝石、蓝宝石和钻石,也可拆卸作为胸针单独佩戴。

1940年代

1945年,在战后经济还未完全复苏的大势之下,法国高定设计师们已经开始重新致力于塑造一种富有女人味与魅力的时尚风潮。淑女们很喜爱这些优雅剪裁,且热爱在夜晚穿上刺绣连身礼服,并搭配钻石胸针和项链,于胸前呈现出华丽感。

在此十年期间,梵克雅宝VCA(Van Cleef & Arpels)持续受到大自然与高定时装的灵感启发,创造出黄K金花束与多彩鸟,以及精致蝴蝶结与丝带的大胆立体雕塑设计。

此时期为了向女性形象致敬,世家在美国创作出芭蕾舞者与仙子胸针,而美国客户则认为这些胸针是欢乐与回 忆美好时光的象征。此系列作品是使用钻石镶嵌,并搭配红宝石、蓝宝石和祖母绿,以俏皮姿态或搭配羽翼展现优雅与动作。由于无比珍稀,此系列创作持续受到收藏家喜爱。

在梵克雅宝VCA(Van Cleef & Arpels)的瑰丽花园里,缤纷夺目的天堂鸟、蜻蜓和爱情鸟穿梭于罂粟花、牡丹和兰花之间舞动的姿态,均转换为珠宝作品。世家从1940年代开始将姿态各异的鸟类作为主题,不断呈现在作品中,成双成对的鸟儿及家庭,象征着和谐与永恒的爱情。

在这些充满立体感的创作中,世家最钟爱的主题便是蝴蝶结,因为无论简单或复杂,蝴蝶结都能优雅地呈现光与透明的效果。在梵克雅宝VCA(Van Cleef & Arpels)的“黄金之手”手中,黄K金摇身变成如同蕾丝般细腻精巧,呈现出绝美的立体透视效果,例如1945年的Lace bow胸针。世家同时创造出3D立体的口袋、手帕四角、缎带、装饰、小金属片、绒球、格子与刺绣作品。

1950年代

此时期的胸针风格,取材自1940年代后期的高定时装与自然主义。当时,女士在日间着装时,倾向于佩戴的胸针均以黄K金为镶座,同时饰有弧线、格纹、扭纹、柔软缎带、细绳及花束的图案。在搭配晚礼服时,则会佩戴更具1950年代特色的瀑布式钻石设计(瀑布、葡萄藤叶胸针、三叶草胸针),以及蓝宝石与红宝石的花束胸针 (蕨类植物)。在二战结束后的1950年代期间,随着经济的复苏,上流社会举办的鸡尾酒会、晚宴与舞会的数量增多,女性佩戴着隐密式镶嵌珠宝在这样的场合,闪耀着动人的风姿。

大自然一直以来是世家所热爱的灵感主题之一:自1920年代起至今,精致的花朵和盛开的花卉,以及真实或神话中的动物,赋予无数作品生命力与诗意。1950年代,使用隐密式镶嵌所创作的Chestnut leaf胸针和Pastilles胸针再次重现大自然之美。

1960年代-1970年代

1960与1970年代是世家作品蓬勃诞生的时期,天马行空的创意反映着彼时的生活方式与时尚风潮。梵克雅宝VCA(Van Cleef & Arpels)在异国文明的吸引下,将目光转向波斯、远东与南美洲,并在1965年至1970年晚期的作品设计中融合了此类异国情调。

世家从这些文化的装饰主题中,汲取了典型的东方设计与大胆的宝石色彩组合,例如:珊瑚搭配绿松石、珊瑚搭配紫锂辉石或紫水晶。世家于1954年推出La Boutique动物胸针,展现出动物们嬉戏俏皮的一面。此系列珠宝适合日常配戴,其中部分胸针更成为经典之作,被名流人士收藏。梵克雅宝VCA(Van Cleef & Arpels)的动物系列随着时间的演进,有越来越多的作品加入,长着黄金鬃毛的Elephant胸针和山羊角镶钻的Capricorn胸针就是其中的代表之作。

女性柔美、优雅、精致……这些美学特质向来是梵克雅宝VCA(Van Cleef & Arpels)创作中的重要部分。世家让最美丽的女性在受人瞩目的场合尽显迷人风采:从皇室的加冕典礼至童话故事般梦幻的订婚与结婚仪式。多年来,梵克雅宝VCA(Van Cleef & Arpels)的作品深受世界各地名流的青睐,其中有好莱坞巨星如伊丽莎白·泰勒(Elizabeth Taylor)或是知名歌剧歌唱家如玛丽亚·卡拉丝(Maria Callas)。

以现实主义角度诠释大自然的风潮,逐渐被风格化创作所取代,缅甸红宝石和钻石镶制而成的Five leaves胸针就是经典例子,这件作品曾为歌剧歌唱家玛丽亚·卡拉丝(Maria Callas)所拥有。钻石始终为最受欢迎的宝石,可单独镶嵌亦可用于衬托红宝石、蓝宝石或祖母绿的色泽,例如采用隐密式镶嵌的Fuchsia胸针。

世家用西方美学赋予印度大公夫人的珠宝以新生。黄K金常常成为最佳搭配的贵金属,且通常会依据印度传统雕刻宝石,萨丽麦·阿迦·汗公主(Princess Salimah Aga Khan)佩戴的项链正是最好的例子。

美国的名媛和社交名流向来走在时尚潮流的前端,如黛丝·法罗斯(Daisy Fellowes)、芭芭拉·赫顿(Barbara Hutton)和佛罗伦萨·杰·古尔德(Florence Jay Gould),她们启发世家大胆设计创新之作。这些名流在国际社交场合上熠熠发光,为世家对优雅与华丽的独特诠释赋予迷人风采。

这一时期,波斯与中国亦是世家创作的主要灵感来源:龙、狮子或佛祖元素被大量采用,设计为长项链上的吊坠,可拆卸转化为胸针。中南美洲的考古研究与旅游业的发展,激发人们开始注意玛雅与哥伦布前期的文明,进而影响胸针的设计与配色,如以石英与黄K金制成的墨西哥面具。

此时期的众多胸针设计中,最经典的莫过于以印度文化为灵感的作品。世家创始家族成员之一克劳德·雅宝(Claude Arpels)先生为了找到独特非凡的宝石,开始了“宝石游猎”的印度之旅,并在会见印度大公时,特别向雷瓦土邦大公求教,且购买了其收藏中的部分作品,然后卸下宝石,重新镶嵌至当时的作品中。

长按二维码 关注品牌服装网
(公众号:chinaef2013)

    您的姓名:

    *

    手机/电话:

    *

    您的邮箱:

    省份/城市:

    *

    留言内容:

    *
我们还为您推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