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效兰卖了Lanvin 卡塔尔王妃时尚帝国或将又收一军

中国农历鸡年春节,76岁的台湾女企业家王效兰或许过得不算太平。她手里的法国奢侈品牌Lanvin深陷泥潭,正受到多路投资者的猛烈进攻,其中包括一家卡塔尔皇室控制的基金:Mayhoolafor Investments.

这个Mayhoola已经引起了国际关注,英国权威财经媒体以:May Who?为标题做了报道,意思是说这个名字不久前在业界还是路人甲,但现在已经必须上头条了。

这家基金幕后是卡塔尔王妃莫扎,感兴趣的,可以点蓝字复习我们的文章。他们在不到五年时间里接连拿下Valentino,Balmain以及其他几个小众的奢侈品牌,现在他们又在进攻Lanvin,意图已经很明显了。

王效兰我们也介绍过,父亲是台湾新闻出版业大亨,她性格强势,长期生活在巴黎,人生精彩,收购Lanvin不是她唯一的成就。随着王效兰年事渐高,不知她是否确实与奢侈品集团、财团有多次接触,总之Lanvin被收购的传言就没有断过。

媒体说王效兰一直对卖Lanvin这事犹豫不决,每次好像真的要放手了,传言又慢慢平息下来。王效兰变化无常的脾气,大概是最新这场竞购中最大的不确定因素。

现在,你最好还是对卡塔尔人留点印象,他们对品牌品位一流,而且正不紧不慢地搭积木,一个虽然不大,但非常性感的奢侈品集团正在形成。

Lanvin

Lanvin最近几年坏消息不断,当下内外交困。品牌到今年已经有长达128年的辉煌历史,但随着2015年王效兰和当时的创意总监小胖子闹翻,公司走下坡路。

新找来的创意总监出了自己的系列,反响不好。Lanvin公司员工动不动就闹事,还喜欢对外爆料公司的内幕。而随着2016年亏损1000万欧元的业绩披露,Lanvin已经被牢牢贴上了“问题公司”标签。

黑色幽默的是,去年王效兰在巴黎的家被抢劫,有消息说从此她留在巴黎的时间变得更少了。

粉丝、业界对王效兰的批评不绝于耳,说持股75%的她抱紧品牌不放,又不准小股东引入投资人;说她不肯大举投资开新店,总是靠批发商卖货,没有做大品牌的魄力。

历史辉煌、品质精湛却深陷泥潭,听上去恰好是资本的美味。毕竟,公司在低谷时捡便宜买进,未来卖出时才能赚得更高倍数。传说数月前王效兰和卡塔尔人就接触过,但价格没谈拢——卡塔尔人纵然有钱,但也不会冒傻气地给出过高的价格,“买贵了”是资本的耻辱。

Mayhoola

去年没成功,卡塔尔人也不急躁,他们把Lanvin晾在那里,转身迅速拿下了Balmain,花费将近5亿欧元。几个月过去,Lanvin处境变得更糟了。

现在,引起我们极大兴趣的是,这个Mayhoolafor Investment,是否正在成为一个中东版、mini版的LVMH集团?他们正在不断往自己的篮子里放奢侈品牌,目前主要是时装,但幕后老板和珠宝钟表品牌走得也很近。

德勤会计师事务所每年都会按照销售额排出一个奢侈品集团排行榜,前十名里有我们熟悉的LVMH,历峰和开云集团,中国珠宝公司周大福曾经高居第四位。

随着Mayhoola不断收购,渐渐壮大,一个合理的联想就是:他们会不会成为一个可以和LVMH,历峰和开云构成竞争的奢侈品集团,登上这个排行榜?

Mayhoola一点也不想出名,官网除了英文地址,就是寥寥几行阿拉伯文,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成立的。他们受到关注最早是在2012年,因为收购了Valentino。

Valentino何等美貌无需多言,Mayhoola的幕后老板莫扎王妃正是Valentino高级定制的大客户,早已彼此熟悉。莫扎王妃热爱高级定制首先因为品位好、有钱,还因为她是穆斯林国家王妃,给她做衣服条条框框可多了,比如必须把半透明的布料改成密不透光。

Mayhoola也是在比较低迷的时候买下Valentino的。2012年,品牌在一家英国基金手里,创始人在为品牌打工多年后也退休了。

Mayhoola来了,Valentino为之一振。卡塔尔人大胆投资,Valentino马上花钱翻新了美国纽约第五大道旗舰店,找来大师做设计,店铺门口出现一口迷人的塔钟。Valentino还在罗马开了一家旗舰大店,在世界的其它地区也凶猛扩张。

Valentino年销售额没几年就超过了10亿欧元,成为“10亿俱乐部”中的一个荣耀成员。不久前传闻Valentino要单独上市,估值在卡塔尔人手里已经翻了好几倍。

石油

卡塔尔和其他中东盛产石油的国家早早拥有了惊人的财富,他们热衷于投资,为的是让钱生钱。他们的投资遍布各个大洲、国家和地区,其中也包括中国香港和内地。也没有什么行业限制,既投资能源、汽车,也投资球队,奢侈品是他们投资组合中一块美丽的拼图。

他们既有代表国家的主权财富基金,也有其他各种五花八门的基金。他们的财力至今与国际油价关系密切。石油价格上涨的时候,他们“快点花钱”的压力就变得更大了。

早年卡塔尔皇室曾投资哈罗德百货、Tiffany、芳登广场等,战绩都不错。巴林基金投资Gucci更是被奉为经典。人们印象中,中东那些基金,不论是国家的,还是皇室私有的,投资奢侈品牌的时候又准又狠,点石成金,像传说一样。

中东有石油、有钱、有品位超群的皇室,早就是高级定制全球最大的市场,以卡塔尔莫扎王妃为代表,中东精英权力阶层希望把中东从奢侈品的重要市场,变成奢侈品生意的核心。去年,沙特阿拉伯的王妃还被康泰纳仕集团委任为阿拉伯版VOGUE的总编。

莫扎王妃手中的产业还有很多,她同时还找到了一个LVMH的前高管,帮她打理另一个基金,现在还不知道,这个冉冉升起的Mayhoola是谁在操盘。

Mayhoola这几年收购的品牌,都有很好的基础,但因为命运坎坷价值被低估,去年刚收购的Balmain就是这样,一个早年与Dior旗鼓相当,现在却无法被视为一线的品牌。

此外,Mayhoola的猎物中还包括了意大利男装品牌PalZileri,英国手袋制造商Anya Hindmarch的部分股份,外媒说他们还收购了一个土耳其的奢侈品经销商,后者代理Dolce&Gabbana和Dior。

Mayhoola投资给Valentino开店,为意大利男装品牌PalZileri找来新的CEO。

这些品牌各怀绝技,但以前都没有实现最大的商业价值。比如他们都小富即安,依赖批发商,没有在全球各地好好做形象、做服务、开直营店。被Mayhoola收购之后,他们可以转向直营,投资更大、赚更大,公司估值自然也会随之攀升。

Mayhoola收购Valentino至今也只有不到5年的时间,虽然公司价值已经翻了几倍,但卡塔尔人未必急着卖。Valentino单独IPO有可能,收购Balmain之后又有人说要打包IPO,要是接下来再收购Lanvin呢?

独立的奢侈品牌越来越难混了,就拿Valentino来说,一度还是靠同在一家公司的Hugo Boss来养活的。

LVMH等这几大奢侈品集团,在最近二三十年里大量扫荡独立奢侈品牌,形成一个品牌组合,然后“有人赚钱养家,有人负责貌美如花”。再比如斯沃琪集团,当年就是靠平价Swatch的大量销售,支持了集团顶级腕表走过石英危机。至于一个集团之下品牌资源共享、抱团效应的好处,无需赘述。

所以,如果卖给Mayhoola,对Lanvin来说是个还不错的归宿。Mayhoola拥有了这么多厉害的品牌,又如此投入地经营她们,我们已经快要忘记他们是私募,而把他们当成奢侈品集团了。

中东人会成为这个行业的主角吗?

长按二维码 关注品牌服装网
(公众号:chinaef2013)

    您的姓名:

    *

    手机/电话:

    *

    您的邮箱:

    省份/城市:

    *

    留言内容:

    *
我们为您推荐了:

长按二维码 关注品牌服装网
微信公众号:chinaef2013

关闭